青海分校

地址:西宁市西大街40号王府井A馆写字楼7楼708室电话:0971-8253117

地址:海北州门源县供销宾馆209电话:0971-8253117

地址:西宁市西大街40号王府井A馆写字楼7楼708室电话:0971-8253117

地址:玉树州人民医院后面尚捞火锅对面2楼电话:0976-8830117

地址:海西州德令哈市党校路团州委办公楼2楼(原档案馆2楼)电话:0977-8200117

地址:西宁市西大街40号王府井A馆写字楼7楼708室电话:0971-8253117

地址:西宁市西大街40号王府井A馆写字楼7楼708室电话:0971-8253117

地址:西宁市西大街40号王府井A馆写字楼7楼708室电话:0971-8253117

面授课程网校课程|

直播问答论坛砖题库师资|

招考信息职位库试题真题|

华图教育微信微博微社区

您当前位置:公务员考试网 > 青海人事考试信息网 > 国家公务员考试 > 备考技巧 > 面试 > 2018国考面试热点:“吴咏宁高空挑战坠亡”折射直播平台漏洞

2018国考面试热点:“吴咏宁高空挑战坠亡”折射直播平台漏洞

2018-02-05 15:40 青海人事考试网 http://qh.huatu.com/ 作者:QL 文章来源:华图教育

面试热点相关背景

有网友爆料称,自称国内极限高空挑战第一人的网络直播博主“极限-咏宁”于11月8日后再未更新所有社交网络账号,疑似因失手坠楼导致死亡。12月8日下午,湖南长沙警方证实了这一消息。

面试热点独家解析

@红网徐林生:“咏宁”的朋友、另一个高空挑战爱好者巴克直言,“我觉得网络视频害了他,因为有粉丝打赏之类的”。“咏宁”本名吴永宁,1994年出生于长沙,是家中独子,曾做过武打群众演员,近年爱上极限运动。今年2月以来,频繁爬上大城市地标性高楼,在无任何保护下玩出惊天动地的大动作,并用手机直播平台推广,接受粉丝打赏,瞬间吸粉超过百万人,被网友称为“玩命直播”。“咏宁”不幸失手身亡,令人痛惜,也引人深思。近年来,网络直播野蛮生长之快、之乱,令公众猝不及防。一段时间来,经过有关部门的强力整治,许多靠低俗、暴力、敏感话题、违法活动等吸睛吸粉为主的直播平台受到整顿处罚,直播乱象有了很大改观。遗憾的是,今年初以来,“咏宁”频繁在高空直播极度惊险的动作,只见粉丝越涨越多,却不见相关平台出手干涉。事实上,在公共设施、商业大厦、大桥高塔等建筑物攀爬,属明显违法行为。网络直播平台对拿生命开玩笑的直播账号,理应第一时间查封。因为,这种“玩命直播”的粉丝越多,影响越大,效仿者也可能越来越多;与此同时,直播者受到持续鼓励,越玩越起劲,越玩越惊险,最终玩出了人命也就不足为怪了。高空极限运动并非无禁区,网络直播平台不能无底线,监管不该留死角,敬畏生命不得有例外。

@人民网蒋萌:有人说,宁可璀璨绽放一瞬间,也不愿庸碌平凡一辈子。这话颇受某些年轻人的认同,使他们的肾上腺素极度分泌,但也可能将他们置于极度危险的境地,更会给其他人乃至社会带来麻烦与风险。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比如一些驴友“勇闯生命禁区”,自以为能“战胜”大自然,却不时闹出失联险情,还要救援队涉险搜救。这样的事情令众人惋惜,更引发社会质疑。吴永宁玩的极限,与“荒野挑战”有雷同之处,区别在于,还有网络直播和打赏的进一步刺激。这名年轻人在“名与利”的催化下,更加忽视徒手爬楼的高危,无视自身行径违反相关法规。吴永宁不幸身亡,网络直播平台煽风点火、一些网友的猎奇同样脱不了干系!在某种程度上,这种玩命表演,与解放前北京的一些“天桥把式”靠自残谋生,围观者捧场给赏钱,异曲同工!那些叫好声,那些猎奇的目光,那些帮着“看场子”并由此牟利的人,何尝不是把吴永宁送上不归路的帮凶?直播平台对此类玩命账号必须关闭。生命是值得敬畏的,想想这句话,相信旁观者不该微词“管得宽”。

@新京报武坤:极限运动最早火在国外,但极限运动这个概念在我国有些泛化。诚如专家所说,吴永宁的行为不属于协会界定的极限运动范畴,“正常的极限运动是一种时尚运动,强调娱乐和文化元素,需要经过特殊训练,在特殊场地有组织、有保障地进行。”而且,这类极为小众化、个人化的运动,在国外也并非完全“自由”,比如法国着名的“蜘蛛人”罗伯特,就多次因未经许可攀爬摩天大楼被罚款。可在国内,类似吴永宁从事的爬楼、高空玩平衡车等运动却长期处于“野蛮生长、毫无保护”的状态。互联网的发展让这些“圈子运动”有了更方便的展示“舞台”。而纵观吴永宁的“极限运动经历”,2017年2月10日他发布的第一条关于高楼极限运动的视频,显然是个重要的节点。之前,吴永宁只是一名群演,但在这个圈子里,要获得关注度实在太难了。可自从他在10楼边缘玩平衡车的视频发布后,就得到了众多网友的惊呼赞叹,收到了130多元的打赏。从此后,他开始频繁更新各种挑战极限的视频。“吴永宁的悲剧,或许也应该给一些所谓极限运动者以及互联网传播敲一记警钟了。对流量的无限渴望,带来的或是巨大的声誉,也可能是死神来敲门。搞极限运动也要有安全意识,极限不是玩命,玩命不是极限。

@中青在线黄帅:从某种意义上说,在缺乏安全保护和情况下,”高空挑战“出意外事故是大概率事件。但为什么没有合理的保护和管理机制呢?首先,要搞清一个问题,吴永宁的”高空挑战“算不算极限运动?”高空挑战“不同于攀岩,这根本不能算什么极限运动,而是危险行为。其次,虽然吴永宁坠亡是自主行为的事故,但相关直播平台监管的失职也是重要因素。试想,如果不是直播平台对吴永宁此前危险行为的”默许“,他还会走这条不归路吗?不少直播平台内容的鱼龙混杂,向来为人诟病。经过一次次的整顿,色情、暴力一类的内容,已经很难出现在直播平台上了。但是,对”高空挑战“这类危险的行为,是不是也应该纳入”禁止内容“呢?毕竟,很多观看视频直播的网友还是未成年人,他们缺乏明辨是非的能力,如果受到不正确的”诱导“,后果不堪设想。据了解,目前,当地政府部门已了解吴永宁家中的情况,政府将会对其家中进行相应帮扶。这或许是不幸发生后唯一给人慰藉的消息了。然而,逝去的年轻生命不能复生,这给亲友造成的伤害恐怕终生难以痊愈。在慨叹悲剧的同时,仍有必要继续对事故和背后问题进行反思。

@深圳晚报李屾淼:吴咏宁的行为早已脱离单纯的极限挑战,更多是在迎合一部分人对猎奇、危险和刺激体验的需求。当一个人将自己置于生命危境的行为能够制造流量,能够无限制地广泛传播,进而能够获利的时候,出现意外伤亡的责任,不应全数由他一个人来承担。如果人们不看、不点赞或不打赏,内容平台不推广,一些商业楼盘不借助剑走偏锋的方式炒作,没有形成这样一条沾血的产业链,吴咏宁或许现在还活在人世。

2015年,俄罗斯”蜘蛛侠“吉利尔·奥勒什金在一处高楼自拍时,不慎坠亡。他生前也曾是坐拥海量粉丝的一介网红,他同样以攀爬高楼时不作任何保护着称。生前接受采访时他曾说,”戴着保护措施,没人觉得你是在用生命冒险“。这句话没说完的是,当人们觉得攀爬者没有冒生命危险,或者冒的生命危险还不够险,就可能失去兴趣,攀爬者的名气和利益就会受到影响。所以吴咏宁死于非命,每一个曾经为他点赞打赏的看客,乐见吴咏宁带动流量的内容平台,手上都沾着他的血。

最后还需指出,高楼是否允许人们进行这种无防护攀爬,这种活动一旦出现事故如何厘定责任,目前也尚无专门性法规可作参考。上一次类似事件发生在近十年前,有”蜘蛛人“之称的徒手攀爬高手阿兰罗伯特攀爬上海金茂大厦后被当地警方拘留,处罚只能以”扰乱公共秩序“的名义实施。填补相关领域的管理法规空白,也须及时跟进。

华图解析:”网红直播“兴起后,依赖内容平台和粉丝的打赏,一些网红主播赚得盆满钵满,这也激起了许多年轻人搏一把的欲望。吴永宁就是其中之一,他通过这些动作高度危险的攀爬视频或直播,吸引上百万的粉丝关注,从而获得更多的收入,

不可否认,吴咏宁的高空攀爬挑战是极度危险的,很容易发生意外,所以,希望其他参与者能够真正敬畏生命,在安全的前提下参与运动。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虽然吴永宁坠亡是自主行为的事故,但相关直播平台监管的失职也是重要因素,如果平台一开始就把这些危险行为纳入”禁止内容“,是不是会避免事故的发生呢?

逝者已逝,我们对其感到惋惜的同时,更应该对其背后问题进行反思,这样才有可能避免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青海华图微信公众号(htqh0258),青海华图官网:(http://qh.huatu.com/)。

(编辑:青海华图)

掌上华图客户端下载

2015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备考专题
京ICP备11028696号-11 京ICP证13015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1470号
青海人事考试网 |  青海公务员考试网 | 青海事业单位招聘